在万物萧索的严冬,新的生机正悄然孕育。

其中,在已知年龄的权益类基金经理中,60后有7人,70后99人,80后209人,最小的还有1位90后投资经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