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个宏观方面的问题,人口形势面临“少子化”挑战。我们的房子是卖给人使用的,如果人口减少,毫无疑问我们的需求客户就会下降。90后比80后人口少4,100万,00后又比90后少3,100万,也就是说20年间,从8岁到28岁的未来购房主力人群减少了7,200万,而且10后的情况也不容乐观。“少子化”倾向影响着各行各业,中国所谓人口众多的优势,也将不再存在。我们常说,人丁兴旺才能家族兴旺。国家、民族也是如此,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都跟人口密切相关。关键的问题是,过去20年“少子化”的倾向是不可弥补的。其实,我国的人口结构除了“少子化”倾向,还遇到老龄化问题、社会阶层板结等问题,这些都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重大问题,都会对社会和经济产生影响。

中老年人的消费能力跟消费渠道没有关系,而是消费习惯。互联网产品的大规模下沉,并不代表就会大幅提高下沉市场人群的线上消费。所以下沉的互联网产品,一方面很难获取所期待的商业价值,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对市场长期教育的准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