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的问题是,过去20年“少子化”的倾向是不可弥补的。其实,我国的人口结构除了“少子化”倾向,还遇到老龄化问题、社会阶层板结等问题,这些都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重大问题,都会对社会和经济产生影响。

但我们在客户愿意买单的好产品好服务方面,需要改善与提高。过去宏观调控对行业最大的影响,是把开发商的“武功”给废掉了,因为限购限价,开发商在产品上花的功夫减少很多。我们一直以为房子卖出去就代表能力提高,其实并不是这样,我们虽然通过收敛聚焦,赢得了战略主动,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好好打造客户愿意买单的好产品好服务。